<acronym id="mqqk8"></acronym><rt id="mqqk8"></rt>
<rt id="mqqk8"><optgroup id="mqqk8"></optgroup></rt>
<acronym id="mqqk8"><optgroup id="mqqk8"></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mqqk8"></acronym>
<acronym id="mqqk8"><center id="mqqk8"></center></acronym><rt id="mqqk8"><small id="mqqk8"></small></rt>
<rt id="mqqk8"><center id="mqqk8"></center></rt>

歡迎來到哈爾濱贏眾工作服

主頁 > 行業新聞 > 哈爾濱工作服閱讀左手高仿,右手二奢,這屆年輕人的奢侈品消費有點迷

推薦資訊

聯系我們

  • 電話 : 18246163813
  • 手機 : 18246163813
  • QQ : 3097458812
  • 郵箱 : 3097458812@qq.com
  • 網址 : http://www.ueda-ds.com
  • 地址 : 哈爾濱南崗區
哈爾濱工作服閱讀左手高仿,右手二奢,這屆年輕人的奢侈品消費有點迷
編輯 : 小小編 時間 : 21-10-11 13:15 瀏覽量 :

   

           歡迎訪問哈爾濱工作服              哈爾濱贏眾服裝廠的官網
     年薪50萬,家庭年收入近150萬,在一線城市住著300多平的大平層,2臺價值合起來過百萬的車。

但君君的衣帽間里的30幾個奢侈品包包,有9個是假的,5個是二手。

君君和他老公雖然都是外地人扎根一線,但他們的條件,在外人看來已經是妥妥的中產階級了。

只是,在自己的改善型消費上,君君坦言:“買幾個真的是為了應付重要的商務場合,日常生活中全都買真的也消費不起,所以就買「山包」背個款式,反正也不會有人盯著我的包看,而且有的「山包」做得比正品還好,價格還只有十分之一,很香的。”

對于包括君君在內的很多人來說,奢侈品都不屬于日常消費品,更多人甚至需要「踮著腳尖」或「跳起來」消費的東西。但近年來,隨著網絡渠道打破信息壁壘,加之奢侈品品牌通過積極尋找流量明星合作等方式打入年輕人市場,使得奢侈品消費人群開始年輕化。

《2019年中國奢侈品市場消費者數字行為洞察》報告顯示,中國占據全球奢侈品市場的三分之一,30歲以下的人群承攬了高端奢侈品42%的消費,預計在2025年有望貢獻50%的消費份額。

當奢侈品向年輕人張開懷抱,尤其是二手奢侈品的興起拉低了消費門檻之后,年輕人左手LV右手Gucci就不再是什么難事了。

根據頭豹研究院《2021中國二手奢侈品行業概覽》,2016年中國二手奢侈品市場規模僅28.5億元,到2020年上漲至173億元,2016-2020年年均復合增長率達31.1%。

問題在于,奢侈品的款式太多、更新太快,每個品牌的每個經典款都收入囊中,對于大多數年輕人似乎都不太現實。而各大品牌推出季度新品被各種主播、達人在抖音、小紅書種草的時候,想立刻「踮腳」購買,即便是買二手,也并非易事。

這時候,以假亂真的「山包」,就成了最 具性價比的選擇。

「山包」

竟有鄙視鏈

君君所買的「山包」,是一種賣家知假賣假,買家知假買假的「默契」行為。這個細分行業里,關于真假的問題,是沒有「欺騙」的。

“我常買的那幾家,都是買了正品拆包后一比一對著做的。原料的話分原廠皮、進口皮、國產皮這些。原廠皮就是和正品是同一個廠家生產的皮料,價格最貴。進口皮又比國產皮好點。我買的最貴的一款香奈兒要三千多了。”

按照君君的經驗,一般來說,只要皮料好,五金跟得上,再加上對花、刻字、走線這些技術都跟上,也就能做到八九分像了。

至少,如君君所說,“我買的好多款山包,比如Gucci的marmont、YSL的box、LV的一些真皮款,我不告訴別人是「山」,他們根本看出來。唯 一一次被看出來的是LV的老花款,我說了是「山」后,有個同事說「怪不得感覺油邊紅得很怪」。”

同樣也買過好幾個「山包」的小琪就直接表示,買「山包」要盡量避開所有品牌的老花款、特殊皮料款,比如LV的老花、YSL的油蠟皮。

“我從2015年開始就斷斷續續關注了「山包」,很多做得好的店現在都有愛馬仕那種要「配貨」的味兒了,但還是很難見到把老花做得好的。大多數老花款印花的顏色、油邊的顏色都是一眼假。”

小琪知道這些,也是交了很多「學費」,又與自己的正品反復對比,加之和網友們交流之后,練出來的「本領」。

而小琪所說的那些賣「山包」還要「配貨」的店,牽扯出來的則是「山包」圈子里的「鄙視鏈」。

綜合「螳螂財經」的采訪與網上相關爆料,「山包」賣家一般分為自制與拿貨兩種。

自制是自己買正品、買材料,「像素級」地對著正品批量出「大貨」。這種賣家,做得最 好的不僅「一包難求」,甚至在二手市場都有很強的流通性。

其中,最頂 級的一批賣家,比如君君所說的妞妞家,需要購買「自主款」即沒有品牌的款式,滿一定金額后,才能有權限購買大牌「山包」。而另外一個被稱為狗T,需要微信轉賬購買的商家,早已經關閉了所有添加方式,不對新客開放。

同時,在閑魚上搜索妞妞家、狗T、XVV等幾家被認可的「山包」賣家關鍵詞,就會出現一大批求購二手款的消費者。

此外,潮人阿力補充了一家做男士包款較多叫Bruce的店,新客想要購買需要等VIP沒有賣完釋放出來的庫存,而想要成為VIP并進階,則有一整套完善的規則,不同等級對應不同福利。

在這家店購買過2款Prada的阿力表示,和他買的正品對比“看不出差別”。

拿貨的商家,除非選品能力特別強,一般來說是不會被君君、小琪、阿力這些消費者選擇,因為拿貨的商家產品很容易「翻車」。

但有一大波「新入坑」的人,會成為他們的消費者。

惠子就是拿貨在微信上賣「山包」的小商家。作為一個小代理,她只需要拿圖發朋友圈,物流發貨什么的,都是廠家負責。

“工廠給什么圖就用什么圖,但實際上發出去的貨是什么樣的我沒辦法一個一個檢驗。”即便這樣,在「原廠皮原廠五金」、「市場頂 級版」、「出入專柜無壓力」等文案描述下,下單者不在少數。

文婧買的第一個「山包」就是代理的拿貨款,因為她從未接觸過正品,所以當看到賣家提供的「山正對比圖」,加上文案渲染,就毫不猶豫下單了心儀已久卻Gucci的老花酒神。到手后文婧在網絡各種渠道自我鑒定,都感覺看不出什么差別。

然而“有次陪領導參加一個商務宴請,客戶中的一個女領導背了和我同款不同尺寸的酒神,才發現我那款所謂能出入專柜的高仿,被正品襯托得像地攤貨。當時就感覺客戶看我的眼光都很怪。”

當然,在「山包」市場里,不可能賣家全部都一比一拆包做「精品」,但無論哪個級別都能吸引到對應的消費者。關鍵原因,不外乎都是因為只需要花正品十分之一甚至更少的錢,就能買到高度相似的包,既解決了虛榮心問題,也解決了沒有奢侈品消費習慣人群覺得購買正品「不值」的問題。

二奢市場的爆發

能解決這一亂象嗎?

只是,無論「山包」做得如何好,性價比如何高,都無法掩蓋這是違法行為。而隨著市場監督機制的完善,這些灰產終歸會掩于塵埃里。

其中,二手奢侈品市場的爆發,或將能加速這一天的到來。

一方面,二手奢侈品比起新品奢侈品更具有價格優勢,同時比「山包」的價格又沒有高出太多,直接拉低了奢侈品的消費門檻。

剛畢業沒幾年的95后霖霖,最近特別喜歡LV的麻將包。但新品不僅是價格完全超出了她目前的承受范圍,還不好買。要知道,自2020年疫情以來,LV已經經歷了4次漲價。

從而,沒有考慮過買「山包」的她,二奢就成為了最 佳選擇,不到四千塊錢,就擁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

其實不僅是霖霖,包括上文入坑「山包」的小琪,也在漸漸走向二手奢侈品的懷里。

“雖說花三四千就能買到做得不錯的香奈兒,但再添一點點,就能入手成色不錯的二手LV了。想來想去,既然錢都花了,加一點買個真的出門也會更有底氣啊。”

正是因為這一波想要擁有奢侈品的年輕人看到了二手奢侈品的性價比,從而推起了一個爆發式增長的市場。有業內人士甚至大膽推測,到2025年我國二手奢侈品市場規??赡軙_到400億元左右。

另一方面,市場存量驚人的二手奢侈品,在市場消費觀念的轉變之下,正在以更加親民的方式加速滲透年輕消費群體。

根據優奢易拍聯合發布的《中國二手奢侈品市場發展研究報告》,我國近十年奢侈品存量約為40000億元,市場存量巨大,與此同時二手奢侈品市場規模占整個奢侈品行業的比重只有5%,與日本等發達國家高達20%甚至30%的比重相較,還存在巨大的發展潛力。

并且,伴隨著直播電商的風潮,二手奢侈品也將這一觸達渠道利用的淋漓盡致。畢竟,仍屬于高客單價的二手奢侈品,需要讓消費者看到實物、聽到講解,才能夠更容易下單。

入坑了二手奢侈品的霖霖就觀察到,此前關注了很久的一家在北京擁有兩家實體店的二手奢侈品賣家,就在小紅書上做了直播。

“每場直播人數只有幾百人,點什么包主播就會講什么包,會把細節懟到鏡頭前讓人看清成色以及瑕疵等。對我來說,會增強信任度,遇到合適的就會想下單。”

淘寶直播也是二手奢侈品商家的直播大本營。因為看直播在淘寶下單的妙妙就表示:“此前LV品牌的直播就因為太low而翻車,但二手奢侈品的直播環境也并不上檔次,卻反而給了我一種親民、隨便就能買得起的感覺。”

在直播拉動二手奢侈品加速滲入消費群體的趨勢下,除了個體商家,心上、胖虎等平臺商家也切入了直播賽道。

雖然二手奢侈品市場的噴涌能在一定程度上轉化購買「山包」的群體,但其自身也面臨著需要解決的關系著發展命脈的問題:假貨嚴重。

對于買「山包」的群體來說,花假貨的錢買一個高度相似的包是「驚喜」,但放在二手奢侈品市場,花著正品的錢卻買到了假貨則就是「驚嚇」了。

但二手奢侈品市場,尤其是在電商平臺,想買到真貨暫時可能還需要靠點運氣拼點人品。

《2020中國二手奢侈品市場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起優奢易拍鑒定的所有商品中,正品僅有3成多,并且正品率還在逐年下降。截至2019年,綜合正品率為33.6%,相比3年前下降了4個百分點。

在黑貓投訴上搜索紅布林、心上、妃魚等平臺,涉及假貨的投訴不勝枚舉。

也就是說,市場水雖然大,但卻處于魚目混珠的發展階段。之所以是這樣的發展局面,二手奢侈品非標品的性質與行業鑒定水平參差不齊都息息相關。

總體來說,隨著奢侈品日益走近年輕人的消費生活,既迎來了二手奢侈品的爆發,也引發了賣假貨的亂象。這些問題,都需要市場盡快建立行業標準來解決,并拓展出行業的良性發展空間。

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多真的「山包」都永遠真不了,而無論二手奢侈品市場多混雜,卻總有清澈的一天。

本文原鏈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27494-1.html

哈爾濱工作服                 哈爾濱贏眾服裝廠

2021.10.11

 


標簽: 行業新聞
香港三级片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