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qqk8"></acronym><rt id="mqqk8"></rt>
<rt id="mqqk8"><optgroup id="mqqk8"></optgroup></rt>
<acronym id="mqqk8"><optgroup id="mqqk8"></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mqqk8"></acronym>
<acronym id="mqqk8"><center id="mqqk8"></center></acronym><rt id="mqqk8"><small id="mqqk8"></small></rt>
<rt id="mqqk8"><center id="mqqk8"></center></rt>

歡迎來到哈爾濱贏眾工作服

主頁 > 行業新聞 > 哈爾濱工作服定制閱讀江南布衣發家史:浙大夫妻創業,老板娘負責設計,每年推3000款新品

推薦資訊

聯系我們

  • 電話 : 18246163813
  • 手機 : 18246163813
  • QQ : 3097458812
  • 郵箱 : 3097458812@qq.com
  • 網址 : http://www.ueda-ds.com
  • 地址 : 哈爾濱南崗區
哈爾濱工作服定制閱讀江南布衣發家史:浙大夫妻創業,老板娘負責設計,每年推3000款新品
編輯 : 小小編 時間 : 21-11-27 13:15 瀏覽量 :

              歡迎訪問哈爾濱工作服定制             哈爾濱贏眾服裝廠的官網
江南布衣
(03306.HK)因童裝印有“下地獄”圖案成為眾矢之的。
  9月23日,江南布衣官方微博發文,針對旗下童裝品牌jnby by JNBY個別產品出現不恰當圖案發文致歉,并表示已下架涉事產品、撤銷相關宣發物料,成立專項小組啟動自查。
  該回應并未令大眾滿意。評論區內,不少網友指出公司公告缺乏關鍵信息,沒有找出不恰當設計出現的原因和責任人。
  江南布衣創始人為吳健與李琳夫婦。兩人均是浙江大學校友。他們是江南布衣控股股東、執行董事。吳健擔任董事長,李琳則任首席創意官,主導設計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吳健與李琳已非中國國籍,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籍。該國位于東加勒比海背風群島北部,面積僅267平方公里,2020年全國人口約5.7萬。

  01
  理工科夫妻跨界服裝

  吳健和李琳并沒有設計專業背景。李琳1992年畢業于浙江大學化學專業,吳健則比妻子高兩屆,1990年畢業,主修制冷設備與低溫技術。
  吳健此前接受媒體采訪自述,大學畢業后,他被分配到北方的油田,李琳則被分配到杭州的化工廠。此后,因覺得“分配到國營企業當螺絲釘發揮不了自己的能量”,兩人最終離職創業。
  最開始,他們在杭州服裝市場開設了一家小店。李琳先是從廣東進貨,隨后又嘗試自行設計并組建生產線。業務不斷壯大,吳健與李琳在1996年開出首間門店,在1997年成立江南布衣、注冊JNBY商標,并迎來設計團隊的首位成員。
  經過近20年發展,江南布衣2016年在港交所上市。
  江南布衣推出多個品牌完善業務版圖,包括男裝品牌速寫、童裝品牌jnby by JNBY、高端女裝品牌less等。截至2021年6月30日,江南布衣實體零售店總數高達1931家,總收入達41.26億元。
  江南布衣家族色彩濃厚。公司生產及采購中心總經理吳立文是吳健姐姐;2005—2019年,李琳的弟弟李明也在公司就職,李明1996年畢業于浙江傳媒學院,主修藝術與文學,曾任公司執行董事與品牌設計師。
  BoF時裝商業評論2017年的一則報道中曾提及,江南布衣工作團隊評價李琳是典型的“點式思維”,有圖景和快速聯想,但不落地。吳健則相當理性,關注想法是否可操作。因此,在分工上,吳健負責制定公司整體發展策略并監督公司運營,李琳則負責公司服裝業務的設計與創新,把控產品整體走向。
  江南布衣的產品風格深受李琳影響。李琳表示,起初,JNBY的風格“都是按照自己興趣在做設計”。早期,她偏好“森女”系服裝。JNBY風格與同時期整體循規蹈矩的國產女裝風格截然不同。江南布衣如今旗下品牌風格則整體簡潔、講究設計感,用色主要以本白、黑灰、褐色等純色為主,這一風格和李琳的審美偏好吻合,與李琳喜愛的設計師山本耀司的風格相似。
  02
  2018年時,童裝設計師只有4人

  李琳對設計親力親為,但從財報數據看,江南布衣的設計團隊卻稱不上強大。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6年7月31日,江南布衣的800名員工中,僅有68名員工從事產品設計、研究及開發,幾乎和人力資源員工數持平,占員工總數的比例為8.5%。
  在2018年的一次媒體專訪中,李琳透露了當時的設計團隊規模。四個品牌中,JNBY、速寫和less分別約有10多個設計師,“jnby by JNBY童裝少一些,只有四個。”李琳坦言。
  在最新財報數據中,截至2021年6月30日,江南布衣的員工人數已有1397人,但未披露產品設計和研發人員數量。
  值得對比的是,在近年財報中,江南布衣的員工人數整體攀升,投入產品設計、研發部門的費用反而減少。
  2014—2016財年,江南布衣投入產品設計、研發部門的費用分別為4830萬元、4870萬元與5670萬元,占當年營收比例分別為3.5%、3.0%及3.0%。時隔五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12個月內,江南布衣的服裝設計費共計2390.7萬元,較上年同期的3268萬元減少約878萬元。 
  雖然設計投入逐年減少,但根據灼識咨詢數據,以零售總額計算,2020年,江南布衣在中國設計師品牌時裝行業依然排名第 一。
  在招股書中,江南布衣也將公司的核心優勢歸因于強大的創新能力以及引領潮流的設計開發能力,平均每年推出超3000款新品。2018年,吳健曾公開表示,稱公司設計堅持不斷創新,每年款式中有20%—30%的創新款式。
  江南布衣產品主打中高收入客群,售價不低。
  此次陷入輿論風波的童裝品牌jnby by JNBY,天貓店鋪童裝產品銷售單價大多超過300元,一件兒童連衣裙售價近1500元;在核心品牌JNBY與高端女裝線less的天貓店鋪,光是襯衫類產品,單價已在400—1000元。
  江南布衣的高溢價主要來源于設計,但在近年來卻屢屢因設計翻車。JNBY、速寫、less等品牌推出的服飾、包袋與宣傳物料,都曾被多次指出涉嫌創意抄襲。
  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在精品化、小眾化的方面,江南布衣的確曾取得較好的行業口碑。程偉雄同時指出,江南布衣仍未擺脫本土鞋服行業以抄襲、模仿為主的特征。
  “江南布衣對原創設計的理解有缺失,在國外知識產權的使用與引用上,在本土用戶群體的文化認知與偏好上,公司層級缺乏有效的管控與審核機制,導致設計研發呈現拿來主義、模仿主義,只是單純地迎合用戶群體對歐美時尚文化的青睞,最終反而東施效顰。”程偉雄說道。

本文原鏈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28111-1.html

哈爾濱工作服定制                 哈爾濱贏眾服裝廠

2021.11.27
標簽: 行業新聞
香港三级片电影